机械心的水银灯

咸鱼一条 让我去死

粗制滥造草稿流

关于身高的一点怨念......

粗制滥造草稿流


巫师1存档



粗制滥造草稿流(存档)


正在尝试通关巫师1

粗制滥造草稿流

复健(大失败)

关于苹果


(完全不会画人了,让我先去墙角冷静下………………)

粗制滥造草稿流......不对!是心态崩溃绝望流!

昨天在苦痛之路上花了五个多小时 最后......还是没过!!!(卡死在最后的电锯上)

下劈到神志不清,甚至脑洞苦痛之路上的白色荆棘是白夫人提供的(不会的 肯定不会的 白夫人超级温柔的) 

我想打死沃姆

我勾线勾完才发现忘记画荆棘上的刺了......OTZ

粗制滥造草稿流


上次的线稿(上色2.0版(被吐槽说是恐怖游戏),以后可能会改)

基本是打四门时候的内心了…………


P2 1.5版(更暗了)


P3 1.0版


终于见到前辈了,然而打不过......

粗制滥造草稿流(重度手残及字丑注意)

P1 除了辐光,基本都是手持40米长刀耍骨钉贴脸揍过去的......(现在是换了迅斩,一路无脑砍)

P2 终于开四门了,然而两天了还没看见前辈QAQ......(线稿存档,上色随缘)

瞎涂乱画毁图流(我又来污染tag了)


在神居被骨钉师徒教做虫......


P1修改2.0版(也许还有后续?)(1.0版P3)


(斯莱电锯说确认!!!又想起白宫受苦之旅了QAQ)



粗制滥造草稿流(有自设及重度OOC警告)

我真的不知道寻神者的面具是怎么样的(笑哭)

P1已修改(颜色什么的就那样吧......)(未修改版本P3)

大型苔藓冲锋者是我打过的第一个辐辉级(传说中的辐辉级之耻) 摸一张纪念一下


粗制滥造草稿流

存档(也许以后会重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