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心的水银灯

咸鱼一条 让我去死

大失败的水彩测试……(我对不起我的颜料………………)
(对不起 海德 你又成试验品了……)
(宛如一只金色的刺猬真的是对不起啊………………)
(背景是手贱的结果 嗯 手贱)

粗制滥造草稿流(海德×2)
「泳装活动,那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次奇美拉没剪指甲!」
(感觉杰基尔的发型比海德难画😂)

粗制滥造草稿流
两张海德「我大概会被打死」

粗制滥造草稿流
在英国工作的法国人(?)和在法国工作的英国人(?)
(顺便求剑兰快来)

粗制滥造草稿流(死亡预定)
假期,开学/工作,过劳死预定

人是不会停下摸鱼的步伐的,哪怕是粗制滥造的草稿,也会有胆量放上来。
ps P3,4为临摹 4为迪昂动作改
(日常瞎打tag)

太太一只……(切嗣papa你什么时候来我加勒底啊 你儿子和妻子都等着呐(虽然是另一条世界线上的))
「唔……板绘不适合我,还是继续浪费纸张吧……」

好想要立牌和玩偶………………
「但是手残啊QAQ……………………」

一如既往的粗制滥造草稿流
闲来无事翻截图,想起了当年被圣殿追得满地跑的新手日子。
挨揍(戴斯蒙):说好的圣殿不会上房呢!
肖恩:你当圣殿只会原地踏步吗!
「就是之前自己混着打AC的时候 把自己坑惨了的黑历史………………」
「还有以前被我家狗赶上树的猫…………」